标题:【这一】香港推动固定/移动带号转网

当前位置: 香港电话 > 电话资讯 >

香港电讯管理局(Ofta) 近日决定让以自愿的形式提供和电话之间的业务。

按照Ofta的自愿计划,固定/移动间带号转网业务是否会在市场上推出和什么时候推出将由各运营商自行决定。拟实施固定/移动间带号转网业务的运营商可以互相合作,并按照商业形式磋商合作条款。

但是,在短期内,用户还不能将固定电话号码携带至移动,因为到目前为止,没有一家运营商支持这一计划。香港主导运营商和香港宽频公司表示他们尚在研究Ofta的计划,但是在向Ofta提交的意见中,两家公司都表示不想在经济衰退时期执行这一计划。电讯盈科表示,该方案对移动运营商更为有利。目前香港最大的两家移动运营商CSL与黄埔都表示乐于接受这一方案。

Ofta表示,固定/移动间的带号转网业务将为移动运营商和固定运营商提供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推动跨平台的竞争,并能满足用户对这项业务的需求。此外,固定/移动间的带号转网业务有助于更好地利用电话号码这一宝贵公共资源。Ofta还表示,在决定让运营商以自愿形式提供固定/移动间带号转网业务时,就已充分考虑了公众对这项业务的需求、海外实施类似业务的经验。

在决定是否引入固定/移动间带号转网业务前,为了评估市场对该项业务的需求,Ofta在2008年年初曾委托独立顾问进行一项市场调查。有关调查结果显示,若免费提供固定/移动间带号转网业务,25%的家庭固定线路用户和26%的企业固定线路用户会选择将固定电话号码携带至移动网络。

   来源:中国信息产业网-人民邮电报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

【厘清】电盈私有化争执卷土重来 盈拓正式提出上诉


据香港《星岛日报》报道,由控制的新加坡盈拓,及其与集团合组的Starvest,20日终于就上诉庭上月底否决电盈私有化判决提申请通知。据悉,重点是要厘清独立股东在私有化建议内是否可自由行使拥有权,及应否由法庭定决私有化是否属好的建议。

消息人士透露,虽然盈拓提出上诉,但未必一定打到底,随时会因应市场变化而终止诉讼。

盈拓正式向上诉庭提出上诉申请通知,令市场认定李泽楷会不惜一切打到底,不到终审庭不罢休,由于终审法院会否接受以及何时开审,随时拖上一、两年,期间市场可能出现不可预料的变化,令事件随时有戏剧性变化。

据了解这次事件的人士透露,若上诉庭不受理盈拓这次的上诉,盈拓将会去终审庭上诉,但并不表示电盈不理任何代价,都会继续打官司,由于整个诉讼过程可能非常漫长,故盈拓对会否有其它考虑或选择持开放态度。

有消息人士也指出,李泽楷或盈拓会否打持久战,其实现在仍无一个最终的决定,只是盈拓方面想借着有关程序保留上诉的权利。有熟知内情的人士解画时称,意味着盈拓可能在上诉期间,随时撤回上诉的申请。

盈拓20日入禀的上诉文件中,据悉主要围绕两个法律观点,包括独立股东在私有化过程中,是否可以按其意愿,自由行使其权利;第二个争执点,是要厘清法庭在私有化建议所扮演的角色,法庭是否可以通过私有化协议的安排,去判决该交易是否好的交易。

市传电盈是事件的关键,故可能会加入上诉的行列,有法律界人士指出,由于该案是由私有化建议而起,故一旦提出上诉,事件的主角电盈、提出私有化的盈拓及Starvest都要一同提出上诉。

香港大学法律学系助理教授张达明却认为,终审庭是否接纳上诉的呈请,主要考虑事件是否涉及公众重大利益,是重视问题的影响及严重性,而非提出上诉的呈请有多少,非以数量作考虑。

电盈小股东大联盟成员陈仲翔表示,欢迎盈拓上诉的决定,尊重其上诉的权利,希望通过法庭辩论来厘清法律观点,对一些法例理解达到共识,认为对小股东利益并无影响。他反而关注法律诉讼费用是哪一方支付,若由盈拓支付则没有意见,但不能由电盈支付。到20日为止,电盈小股东方面仍未有收到盈拓上诉申请的内容。

另一位电盈小股东陈先生表示,盈拓申请上诉是为了厘清一些法律理据,想讨回公道,还其清白,认为上诉庭三位法官一致认为电盈私有化投票中有人种票是不能接受,盈拓难以就此提出上诉驳回上诉庭否决电盈私有化。香港证监会发言人表示,已收到盈拓提交的上诉书,但不作进一步评论。

   来源:中国新闻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

【大股东】香港上诉庭披露电盈私有化大逆转真相


香港(00008.HK)的私有化案件备受各界关注。昨天,香港上诉庭首度向公众披露了电盈案件中三个法官的判案书。

作价过低

三位上诉庭法官在电盈私有化上诉聆讯期间,曾公开质疑电盈大股东对私有化该公司提出的出价过低,当时曾引发市场人士怀疑,法官们是否明白市场运作,又如何计算合理价值。而昨天公开的判词显示,三位法官的质疑,是以市场同类型企业私有化的作价水平及计算价值方法为参考,判断电盈大股东的出价。

上诉庭副庭长罗杰志认为,大股东提出的私有化作价是以2008年10月13日电盈股价跌至历史低位时作为基准,私有化作价不仅低于停牌前90天平均收市价7.6港元,同时也低于前180天平均收市价9.4%。

相比之下,电盈大股东的父亲旗下电讯国际(02332.HK)当年私有化电讯时,作价较90天平均价有45.3%的升幅,较180平均价则有43.2%的溢价。而电盈曾以收购资产方式变相私有化,作价也较90天平均价有20.8%的溢价,比180天平均价有16.3%溢价。更令人不解的是,电盈原本计划将旗下 HKT Group 45%股权出售,但最终因投标者出价未能令电盈满意而搁置。

罗杰志认为,当年投标者出价没有达到电盈目标,电盈就不卖,为何这次大股东又以历史低价作为基准,提出私有化电盈。 电盈的私有化文件称,电盈私有化后仍然有能力继续运作,之后或会再将业务上市,因此这次大股东以低价提出私有化,将实际上阻碍小股东分享电盈今后的成果。

袁天凡非无辜人士

在整个私有化过程中,大股东盈科拓展副主席袁天凡及富通保险区域总监林孝华两人之间究竟是否有互通进行暗箱操作,将电盈股份分配给富通保险旗下经纪人,实施 种票 行为?对此,罗杰志指出,林孝华在接受证监会调查时称,他与袁天凡通电话时,只谈及打高尔夫球的事宜;但袁天凡在接受证监调查时却称,两人除了提及高尔夫球的事外,也谈及有关香港媒体披露的富通保险经纪 种票 的报道,两人证供有明显的出入。

罗杰志同时怀疑林孝华有购买电盈股份后分给下属的行为。尽管林孝华称之为 花红 ,但是有两点却令人不解,一是林孝华旗下有1000名经纪人,却只买了500手电盈,根本不够分给所有下属;其次是在获得股票的员工之中,335个为保险经纪员,9个是秘书、文员或接待员,另外还有一些不相干的人士。法官由此判断,林孝华的主要目的只是希望将股份分到每人一手,因此分 花红 之说也值得怀疑。

从林孝华分出股票的结果来看,获得股票的人如要获取最大利润,就要在私有化投票中投赞成票,这样才可能取得每股4.5港元的现金收益。 罗杰志认为,这样一来,虽然林孝华并没有向获得股票的人授以投票意向,但却知道他们将会有投赞成票的意向。此外,袁天凡由大股东李泽楷任命,对私有化作价很了解,而袁天凡仍然与林孝华有多次的 巧合接触 ,加上两人证供不一致,因此相信袁天凡也有参与林孝华的拆票事件,而非无辜人士。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

  • 香港飞线登录
  • 香港飞线注册
  • 香港飞线代理商登录
  • 香港飞线联系客服